惊艳!10家民营书店尝鲜提供住宿

惊艳!10家民营书店尝鲜提供住宿

 日期:2016-02-25     来源:千赢国际青年报  

  上海Mephisto书店卧房

  

  千赢国际单向空间书店

  

  南京二楼南书房

  

  武汉文泽尔私人图书馆

  

  扬州边城书店卧房

  巴黎的莎士比亚书店,在杂乱的书籍中有一张海明威等作家栖身过的单人小床。这家书店是当年垮掉派作家在巴黎的聚点,也是全世界文艺青年心中的“圣地”。目前我国已有10家民营书店提供住宿服务。

  对于书店来说,兼营咖啡餐饮、举办讲座和展览、24小时不打烊之类的举措都已经不算新鲜了,多样化的经营模式使原本日渐式微的实体书店重新赢得了人们的喜爱,成为众多文学爱好者热衷的所在。如今,书店跨界的尝试又向前迈进了一大步!由网络住宿交易平台“小猪短租”联手全国10家民营书店打造的“城市之光”书店住宿计划不久前正式上线,热爱读书的背包客现在可以选择在旅途中住进书店,伴着书香入眠。

  尝鲜:全国10家民营书店首批加入

  这一计划的发起人是现任小猪短租副总裁的潘采夫。去年夏天,还在一家新闻周刊做记者的他,采访小猪短租创始人陈驰、王连涛时,提出了“书店是最美的住宿形式,可以让书店老板成为房东,接待热爱读书的背包客”的想法。双方一拍即合,于是两个月后,潘采夫入职小猪短租,开始着手把这个他一直以来的美好梦想变成现实。“当然这个梦想有它的起源,那就是巴黎的莎士比亚书店,在杂乱的书籍中有一张海明威等作家栖身过的单人小床。这家书店是当年垮掉派作家在巴黎的聚点,也是全世界文艺青年心中的麦加圣地。”

  去年10月,潘采夫开始了他的“城市之光”书店住宿计划推广之旅,只用短短两个月时间,就把千赢国际单向空间书店、上海Mephisto二手书店、南京二楼南书房及国际青年城市书房、西安回音公园概念书店、泉州风雅颂书局、武汉文泽尔私人图书馆、扬州边城书店、厦门不在书店、苏州作文博物馆书店这10家充满人文气息的民营小书店都收纳进来,成为国内首批可以接待住客的书店。

  在这其中,好几家书店都是早有此意,和潘采夫的想法不谋而合。潘采夫向千赢国际青年报记者介绍,上海Mephisto书店的创始人吴志超在他前往游说之前就已经在布置房间准备用来出租,泉州风雅颂书局的老板连真也正打算在她开办的多家书店中增加住宿项目。“因为这些民营小书店本来经营就不易,光指着卖书挣钱很难支撑下去,探索新的赢利方式对他们来说也是当务之急。”

  住客:“一进来的时候就被惊艳到了”

  店主们对书店住宿很认可,那么住客们对此又有着怎样的感受呢?“很棒的房子,一进来的时候就被惊艳到了,满屋子的书,楼下就是淮海路,外面的繁华和房间里的静谧形成了对比,让人恍然。”“很喜欢这个地处繁华上海市中心的房间,一进去就是一见钟情的那种,旧旧的、与书相伴的生活。与房东也相谈甚欢,虽然聊的时间不长。夜晚,当自己一人在书房里看书的时候,看着淮海路上的灯光一点一点地熄灭,那是一种很异样的触动。”

  这都是目前人气最旺的上海Mephisto书店住客们在小猪短租上留下的点评,现在已有的15条评价中都对这次住宿体验给出了全5星好评。在住宿方面,Mephisto书店可以说具有天然的优势——书店位于上海核心地段淮海中路的康绥公寓,是历史保护建筑,不仅房间充满老上海的怀旧气息,地理位置也极为优越。此外,书店还有不少针对住客的贴心设计,如自行车出借、提供拖鞋浴巾等洗浴用品、免费的咖啡茶水等。由于书店营业时间为13点到22点,所以一天中的大部分时间,住客实际上都可以独享整套公寓。

  据潘采夫介绍,这10家书店各有不同的风格,像扬州边城书店和南京二楼南书房都有Mephisto书店这样单独隔断的客房和舒服的大床,就民宿来说比较正规和传统。“有的就会酷一点,比如千赢国际的单向空间书店就特意提出不设床铺,只要帐篷、睡袋,觉得这样更有感觉。”不过尽管在设施和舒适度上存在着差异,但相较一般的民宿和酒店,它们的共同点是都拥有宽敞的阅读空间和浓厚的人文情怀。因此潘采夫相信,书店住宿在类似文艺青年这样的特定群体中有着无可比拟的号召力,也一定会让住客得到前所未有的新鲜体验。

  目标:下一步将推广至全国百家书店

  “书店是一个城市的灯塔,对城市的千赢国际生态有着非常重要的价值。”这是潘采夫推动书店住宿项目的初衷。他说曾在伦敦居住时,著名的书店街——查令十字街是常常去逛的。随着网络时代的到来、人们阅读方式的改变,近几年查令十字街的书店也陷入了倒闭潮,很多小书店都关了门,和中国国内的情形差不多,这让潘采夫觉得心痛。因此,不同于普通房源要向房东收取10%的佣金,小猪短租对“城市之光”计划里的书店经营者都不收佣金,希望住宿项目能够为这些民营小书店带来更多的收入,支撑着它们走得更长远。

  根据客房条件、配套设施等情况的不同,10家书店的住宿费用差异也比较大,最贵的厦门不在书店为600多元,最便宜的西安回音公园概念书店只有不到70元,其他几家则基本处于200元到400元之间。虽然数额不大,但是相对于单纯卖书所得的单日收益已经算很高了。如目前运作最成功的上海Mephisto书店,据创始人吴志超透露,从去年12月客源趋于稳定开始,住宿所得的收入已经能够完全支撑他们开店的房租,而且还略有盈余。

  开展没有多久的项目就初见成效,这令潘采夫对“城市之光”的前景充满信心。他表示接下来要继续拓展这一业务,争取在更多城市落地,实现与全国100家书店展开合作的计划,而现在看来这个百店目标并没有那么遥远。“我们这个项目是1月20日上线的,到今天也才一个多月,而且其中大部分时间是过年休息。但是这周刚上班,就有长沙、长春等城市的几个书店通过打小猪短租的热线电话来主动找到我们,提出想要加入进来,可见影响力还是挺大的。”

  让潘采夫欣慰的还有当下的大环境——国家扶持、推动全民阅读的力度不断加大,他坚信未来还会有越来越多这样的小书店涌现出来。“不用多么大的规模,只要几十平方米的这么个小书店,就可以把一个社区或是乡村滋润起来,让思想之光越燃越旺。”